-桜先生-

这是一个
属性很很很很多的皮。

傅璎\得体夫妇的26个字母(中)

*26个小短篇。有糖有刀。时间线不同。大家食用愉快~

*我,低产作者,今天收拾行李又拖了,真诚致歉!

I-insist

“但我希望有一天,你能够抛开你那些执念,去寻找自己的幸福”

“在那之前,我会一直守着你,等你的心向我敞开为止。”

傅恒是天底下最傻的傻瓜。

一个诺言,他守了一辈子。

J-jealous

若宫中众人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
“最嫉妒的人是谁?”

傅恒小朋友:“最嫉妒的人是明玉!凭什么她可以陪着璎珞!”

明玉小妹妹:“我最嫉妒的人还是你呢!凭什么你可以天天陪着海兰察!”

K-kiss

傅恒若是生在遥远的西方就好了。不行,璎珞也得与他一同降生在那里。

在那些国度里,吻面礼也好,吻手礼也好,傅恒总归能有个理由去光明正大地亲吻他所爱的人。纵使她已迈入宫门,他也还怀有一个行礼的借口,能轻轻地吻上她的手,足矣。

L-love

如果平行宇宙真的存在。

有一个不那么复杂的小小世界。

在那个世界里没有复仇,没有突然冒出来的情敌,彼此之间没有为爱说出的谎言。

在那个世界里,魏璎珞只是长春宫里的掌事宫女,傅恒只是皇后的弟弟、最受宠信的御前侍卫,仅此而已。

在那个世界里,也许没有那么多的故事,只有巴图鲁与宫女之间互相爱而不知的小小密事。

在某个盛夏的午后,傅恒侍卫又去长春宫拜访长姐,迈出宫门,只顾盯着眼前小宫女白皙纤细的手腕,却与她撞了个满怀。不顾整院宫女嫉妒的眼神,傅恒侍卫感受着怀中人急促的心跳声,第一次红了脸。

傅恒侍卫终于懂得了心动的感觉,当然也要付出代价——从此他走在宫里总是有人故意撞上来。

那天不久后的一个星夜,明玉说她可能喜欢上了一个侍卫,叫海兰察。她转着眼珠看向身旁的璎珞,“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璎珞的脸微红了,“可能有,是一个突然撞到我身上的莽撞鬼。”

从此两人便开始了傻兮兮的追爱之旅。

盛暑那日,长春宫的花儿都快蔫儿了,傅恒为璎珞送去一盒消暑的绿豆糕,送出手方觉唐突,便支吾着说:“这…这是海兰察给明玉做的,我代他送过来,你与明玉姑娘一同分了吧。”

最后吃的最开心的是明玉。

中秋佳节,后宫皇上与妃嫔一同赏月。璎珞一早打听清了傅恒在乾清宫外何处职守,想给他送去自己缝制的一枚香囊。璎珞走到跟前儿却突然有些怕了,但她所主张的便是越怕越要上啊!她大步朝傅恒走过去,奉上一个对男子不太得体的笑容,“富察侍卫,这个香囊是你掉的吗?”

那天魏璎珞说完便跑了,傅恒至今不知道那香囊是谁的。

……

在那个世界里,形容一下两个人:误会重重。

但纵使有多少误会,彼此知晓心意的那一天总会到来。

冬日。长春宫里火炉虽烧得很旺,却燥得让人心烦。

“璎珞,”皇后轻唤璎珞,“本宫最近在思索一件事……你家中无人照应,在宫中也待了有些时日了,不如本宫帮你择个人张罗一桩婚事罢——”

璎珞的心跳仿佛骤停了。

门外恰巧来拜访的傅恒也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骤停了。

不能再等下去了!傅恒即刻抬腿迈进门,“皇后不必寻其他好男子了,傅恒愿八抬大轿迎娶璎珞姑娘进门。”

时间似乎停滞了,璎珞的脸烧得红透了,傅恒说完话觉得自己的嘴唇干极了。

似是过了一万年,璎珞抿抿嘴唇,浅笑道:“皇后娘娘,奴婢愿意。”

“你们从何时定情的?”

两人眉眼交错,霎时间一切都明了了,回应是齐且坚定的:“已经……很久了。”

不久后富察侍卫八抬大轿迎娶长春宫中魏璎珞,成了宫中的佳话美谈。

在那个世界里,当他们面对彼此,魏璎珞就是真实的魏璎珞,绝无半分虚假,也不必伪装。

在那个世界里,富察傅恒可以高抬大轿迎娶自己此生挚爱的女人,而皇帝与皇后会笑着祝福他们长长久久。

在那个世界里,亦或是说在他们的所有世界里,不论有多少变化,唯有一件事是永远必然且确定的——那便是他们的爱,至死不渝。

M-miss

富察傅恒戎马一生,执掌帅印,曾拂着早春的寒风驰骋于西南,也曾踏雪走过无垠的疆场,风光无限。

小侍卫为伫立于寒夜中的傅恒披上大氅,忍不住轻声说:“我何时能像您这样当上统帅呢……”

傅恒轻笑,脸上却无半点笑意,“你可知道,官儿越坐越高,我却最想念从前当六品侍卫的时候。”

从前寒冬里没有满盆的炉火,却有小丫头使坏奉上的猪脬,他却还美美地揣在怀里。

从前自己没有甚么专属的绣娘,却有个宫女儿偷偷把他破损的衣服拿走,第二日还回来袖口上还多了朵小花,当差时撞见她,眼中多了许多血丝。

从前的夜并不漫长,静坐于她榻边,落下的一吻是他这么多年最挂念的感觉;从前的夜空比现在要美得多,因为有她伫立身侧陪他共赏漫天烟火;从前的夏日并不难捱,去御花园里,便可找到笑着逗雪球的她;从前从前很多事都很简单,他最想要的,只是那一个人笑意盈盈地唤他少爷……

夜深了,小侍卫送完大氅后,好像瞥见了富察傅恒眼角的泪光,营帐里的小厨娘正温了汤等着他去品尝。

N-neophyte(初学者)

好像,犯了很多很多错。

毕竟在你我之间,我们都是感情面前的初学者,笨拙却真挚。

只是这一辈子犯下的错,要下辈子才能还清了。来世不要进宫,也不要投生皇族,也不要忘记我。

O-ordinary

倘若一切都很普通。

小院儿里树影摇晃,璎珞在院子里追赶着孩子,捉住了小调皮的手便是一顿揍。傅恒将璎珞的小手攥在手心,故作严厉地训斥几句,孩子却跳着脚笑起来:“阿玛装凶!”

每天晚上富察大人有个怪毛病,每晚他总爱等璎珞闭上眼后,俯身吻一下她的面颊。但也因为他的这个怪毛病,璎珞每晚都要闭眼装睡,等他吻一下她的脸才能沉沉睡去。

倘若天气好了,两个人便将孩子交托给乳母,共乘一匹马去城外放风筝去。因为她在宫中时,曾说出宫后想过风一样的日子。

每年的夏天,两人便乘船去福建品荔枝。璎珞在心里小声念叨,其实吃了这么多年荔枝,吃也吃不出个新鲜劲儿了。傅恒好像会读心术,用一颗荔枝堵住她的嘴,“那也没办法囖,谁让你当年在宫里跟珍珠说出宫后你想去吃荔枝。”其实这少爷真是个登徒子,从那时便开始偷听了!

日子过得很普通,却又很慢。她去市集买些新鲜蔬果,会看见从宫中回来的他,正一袭红衣伫立于墙边等她,一如往日。他在庭院中对月舞剑,总有她在侧沏一壶清茶静静等候。

时间能改变的东西有很多,却在他们面前变得束手无策。傅恒最爱的是她眼中流转的灵气,璎珞最爱的是他眉宇之间的少年英气,很多年,却好像一切都没有变。

唯有一滴泪滑落。

夜深了,两人梦醒了。

可惜这一世,一切,并不普通。

P-precious

璎珞小心翼翼放在傅恒手心的,何止一枚小小的香囊。

还有她在宫中飘摇了太久的一颗心,终于愿意在他掌心安定下来。

纵使多年后再反复回想,令妃依然觉得,那不算错付。

评论(7)

热度(1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