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桜先生-

这是一个
属性很很很很多的皮。

傅璎\得体夫妇的26个字母(上)

*26个小短篇。有糖有刀。时间线不同。大家食用愉快~

A-awake

夜深了,花落月明,生了病的璎珞却睡得不甚安稳。

细细用手帕拭过她的肌肤,傅恒略略一惊,平日如此强势的掌事大宫女,手腕竟如此瘦弱。

似被梦魇和病痛惊扰了似的,她嘴角微动,眉头蹙了起来,傅恒将手覆上她滚烫的额头,抚平她紧蹙的眉心,璎珞嘴角浅浅勾起,又转入了甜梦之中。

嗯,她终究还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啊。

一时间怜爱之情顿起,也顾不得什么得体不得体的问题,没有犹豫,吻了上去。

他怀着一腔热火,唇落在她面庞时,却轻轻地,化作了一泓清泉,清泉里映着月光。

璎珞以为傅恒不知,其实她醒着呢,悄悄地,蜷在被子里,很享受田螺先生的吻。

璎珞也有一件不知道的事,傅恒其实是知道的。他看见他唇印下去的那一霎,璎珞姑娘的脸,红了,下一瞬滚烫的触觉便由唇来传达。

B-blindness

人人都说爱情中人最盲目。

少爷口口声声说只要我平安就好,不怕我恨你怨你。

少爷,其实璎珞恨不起来你,也怨不起来你。其实我想要的只是你来娶我,仅此而已。

C-cold

傅恒在出征行军路上,遇到了一场大雪。

漫天大雪,将士死伤惨重。营中人心惶惶,远处传来的凄凉的笛声更是扰得人不得安生。

行走于没至膝盖的雪中,忙着安抚将士的傅恒,在这纷纷扰扰之中,忽然有些恍惚。

人人都叫喊着抱怨着这寒冷的天气,他却感受不到半分寒意。

大概是他前半生活得太过炽烈,后半生过得冷些,也习惯了。

往事如烟入梦,她刻意跌进他怀中的那一刻的触感,是火热的。他的唇吻上她眉眼的感觉,是滚烫的。她迎着漫天烟火笑着望向他的模样,她向他跑去时笑意盈盈的样子,她用一双小手捂住他眼睛的时候,都是炽热的,那感觉太过温暖,沉甸甸的,他捧不住。

太过沉重了。他踉踉跄跄跪在雪中。

当幸福达到了沸点,今后他的人生便转向冰冷。她成了大清国的皇贵妃,另一个男人的女人。若她冷冷地看向他,他或许还会好受些,那可是敢爱敢恨的魏璎珞啊。最冰冷的是,她坐在高高的仪仗之上,而他从她身边走过,正准备奔赴疆场,两个人的目光没有丝毫交汇,这才是最冷的。

不看对方是因为彼此都还怀有期待。最冷的便是两个没有任何可能的人,却还心怀一丝卑微的希望。

冷无眠。只怕笛声呜咽、到愁边。

将士们找到傅恒的时候,他已经走出了营地好远好远,尚留有一点气息,身子冰冷得不行。

D-dazzle(使目眩,眩惑)

“嗯——这朵花含苞待放,桂馥兰香,正应了李太白那句诗啊‘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’!”

“少爷不过是给我插个头饰罢了。怎么也变得油嘴滑舌起来了!”

“嗯——人比花香。“傅恒又将头埋在璎珞颈间深吸了一口气,“舍不得你走嘛~”

E-expression

璎珞说,她就是要让别人看到自己付出的人。付出三分要他看到五分,付出七分要他看到十分才好。

她就是这样的人,所以每每她为傅恒做了点心,便一早悄悄地溜进他屋中,将点心盒子放在他床头的案上。她就是要看着他眉眼懒倦地醒来,用手点点她的鼻子,一脸正经地说着什么不得体之类的说辞,然后一脸幸福地吃下她的点心。

若傅恒当值,她便悄悄在宫门旁边蜷作一团等他,夜再深,有身旁燃不尽的灯火和他踱来踱去巡守的脚步声,怕甚么。

璎珞就像从福建遥遥运来荔枝树讨皇后欢心的皇上,有一点好都希望心上人看到,其实幼稚极了。而傅恒又偏偏像极了他的长姐,认为对心上人默默付出便够了。

所以璎珞总骂傅恒傻。

“你说你,可真是个傻少爷!”璎珞敲敲傅恒的脑瓜,“要是你碰上的不是我,可就不知道你在背地里付出了多少了!”

“嗯?”傅恒看着璎珞气哼哼的模样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。

“我都问过海兰察和明玉了…!生病的时候,少爷换班又当了回田螺公子……那日盛暑送来的点心,哪里是明玉那丫头做的!分明是少爷你做了几天几夜…..你说我若是个傻的,这些便都不知道了。”

“所以,我才找了你这么聪明的啊~”傅恒抿嘴一笑。

“嗯,也对,少爷这辈子也只能找我了,要不然——”

“你太聪明了,得把你嘴堵上。”

盛夏最消暑的,分明是意中人的一吻。

F-fate

魏璎珞从绣房宫女到长春宫中的大宫女,册封至皇贵妃的这一路上,

听闻每次她册封时的正使,都是富察傅恒。

年少时那个说要八抬大轿娶她进门的红衣少年,终究成了她坐在仪仗上遥遥远望着的陌路人。

G-gauche (笨拙的)

璎珞时常笑着调侃少爷太笨,是个榆木脑袋,很容易被人拐走。

其实她知道,他心里像明镜儿似的,什么都知道,只是在她面前才装装糊涂,有时故意让她一步罢了。

其实傅恒也知道,璎珞也有小姑娘笨拙的一面,只是她倔强地把这些都藏起来,不肯露给人看。

他知道,她当绣女的时候,会半夜偷偷苦练绣工。他知道,她为了服侍好皇后,问了长春宫上上下下的人只为摸清皇后的喜好。他知道,她在想出那些精妙绝伦的点子之前,也会慌得团团转。他都知道。

的确,璎珞的这一面,也没必要叫别人看见。她只在对他的时候,当个不那么聪明的小女孩就好了,偶尔哭哭鼻子什么的,想想也有些可爱。

看着莫名露出傻笑的傅恒,璎珞很想给一记爆栗。怎么办,和他在一起久了,自己竟也开始依赖人了,虽然不甚习惯,却很安心。

人生又有多长呢,不尽在你我之间吗。

H-halfmoon 

今晚的月亮只露出了一半,夜晚得连宫中的燕雀都不叫了。

傅恒在璎珞的院墙头坐了一夜,却才反应过来,她已经不住在这里了。

她有了自己一人的宫,今晚,皇上翻了她的牌子。


评论(19)

热度(1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