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桜先生-

这是一个
属性很很很很多的皮。

毒埃\毒液死后。

*一个超短篇。


已是秋天了,Annie的门前。

“你最近怎么样?”抿了口咖啡,Annie随口问道。

Eddie怔了怔,突然嘿嘿傻笑了几声,随即又马上解释道:“抱歉抱歉,刚才没在跟你说话,我最近...还挺好的。”

Annie叹了口气,他又在和毒液对话了。

在门口有一搭无一搭聊了几句,喝完一杯咖啡,差不多就散了。望着Eddie远去的背影,Dan为Annie披上大衣,“Eddie最近怎么样了?需不需要我帮他复诊?”

Annie摇头,“你需要为他介绍精神科医生。”

“?”

“还记得几个月前...我开着车,问他毒液的弱点是什么,他说是超声波和火。”Annie顿了顿,“火箭爆炸的那一天,那么大的火,暴乱活不下来,毒液怎么可能活下来?”

Annie捏扁了手中的咖啡杯,扔进垃圾桶。“最近他总是吃很多,念念有词地说自己很饿,然后再全部吐掉,反复告诫那个邻居不要放摇滚乐,连电视都开很小声,他自言自语说要毒液别出现,怕意气用事伤害无辜,其实他知道,毒液是永远不会再出现了...”

“他早就知道毒液死了,潜意识里却怎么也无法接受。所以他成了精神分裂,不过现在他倒也真的是毒液了,不,他们是毒液。”

或许,也算是毒液的生命在另一种意义上的延续吧。Annie抬起头,秋叶快落光了,冬天要来了吧,有些人却永远活在了几个月前。



*仅仅是个人脑洞!!没有依据!不要当真!食用愉快

 在lof的tag里一片糖的氛围中捅小刀 真是一股清流鸭!

傅璎\得体夫妇的26个字母(中)

*26个小短篇。有糖有刀。时间线不同。大家食用愉快~

*我,低产作者,今天收拾行李又拖了,真诚致歉!

I-insist

“但我希望有一天,你能够抛开你那些执念,去寻找自己的幸福”

“在那之前,我会一直守着你,等你的心向我敞开为止。”

傅恒是天底下最傻的傻瓜。

一个诺言,他守了一辈子。

J-jealous

若宫中众人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
“最嫉妒的人是谁?”

傅恒小朋友:“最嫉妒的人是明玉!凭什么她可以陪着璎珞!”

明玉小妹妹:“我最嫉妒的人还是你呢!凭什么你可以天天陪着海兰察!”

K-kiss

傅恒若是生在遥远的西方就好了。不行,璎珞也得与他一同降生在那里。

在那些国度里,吻面礼也好,吻手礼也好,傅恒总归能有个理由去光明正大地亲吻他所爱的人。纵使她已迈入宫门,他也还怀有一个行礼的借口,能轻轻地吻上她的手,足矣。

L-love

如果平行宇宙真的存在。

有一个不那么复杂的小小世界。

在那个世界里没有复仇,没有突然冒出来的情敌,彼此之间没有为爱说出的谎言。

在那个世界里,魏璎珞只是长春宫里的掌事宫女,傅恒只是皇后的弟弟、最受宠信的御前侍卫,仅此而已。

在那个世界里,也许没有那么多的故事,只有巴图鲁与宫女之间互相爱而不知的小小密事。

在某个盛夏的午后,傅恒侍卫又去长春宫拜访长姐,迈出宫门,只顾盯着眼前小宫女白皙纤细的手腕,却与她撞了个满怀。不顾整院宫女嫉妒的眼神,傅恒侍卫感受着怀中人急促的心跳声,第一次红了脸。

傅恒侍卫终于懂得了心动的感觉,当然也要付出代价——从此他走在宫里总是有人故意撞上来。

那天不久后的一个星夜,明玉说她可能喜欢上了一个侍卫,叫海兰察。她转着眼珠看向身旁的璎珞,“你有喜欢的人吗?”璎珞的脸微红了,“可能有,是一个突然撞到我身上的莽撞鬼。”

从此两人便开始了傻兮兮的追爱之旅。

盛暑那日,长春宫的花儿都快蔫儿了,傅恒为璎珞送去一盒消暑的绿豆糕,送出手方觉唐突,便支吾着说:“这…这是海兰察给明玉做的,我代他送过来,你与明玉姑娘一同分了吧。”

最后吃的最开心的是明玉。

中秋佳节,后宫皇上与妃嫔一同赏月。璎珞一早打听清了傅恒在乾清宫外何处职守,想给他送去自己缝制的一枚香囊。璎珞走到跟前儿却突然有些怕了,但她所主张的便是越怕越要上啊!她大步朝傅恒走过去,奉上一个对男子不太得体的笑容,“富察侍卫,这个香囊是你掉的吗?”

那天魏璎珞说完便跑了,傅恒至今不知道那香囊是谁的。

……

在那个世界里,形容一下两个人:误会重重。

但纵使有多少误会,彼此知晓心意的那一天总会到来。

冬日。长春宫里火炉虽烧得很旺,却燥得让人心烦。

“璎珞,”皇后轻唤璎珞,“本宫最近在思索一件事……你家中无人照应,在宫中也待了有些时日了,不如本宫帮你择个人张罗一桩婚事罢——”

璎珞的心跳仿佛骤停了。

门外恰巧来拜访的傅恒也觉得自己的心跳仿佛骤停了。

不能再等下去了!傅恒即刻抬腿迈进门,“皇后不必寻其他好男子了,傅恒愿八抬大轿迎娶璎珞姑娘进门。”

时间似乎停滞了,璎珞的脸烧得红透了,傅恒说完话觉得自己的嘴唇干极了。

似是过了一万年,璎珞抿抿嘴唇,浅笑道:“皇后娘娘,奴婢愿意。”

“你们从何时定情的?”

两人眉眼交错,霎时间一切都明了了,回应是齐且坚定的:“已经……很久了。”

不久后富察侍卫八抬大轿迎娶长春宫中魏璎珞,成了宫中的佳话美谈。

在那个世界里,当他们面对彼此,魏璎珞就是真实的魏璎珞,绝无半分虚假,也不必伪装。

在那个世界里,富察傅恒可以高抬大轿迎娶自己此生挚爱的女人,而皇帝与皇后会笑着祝福他们长长久久。

在那个世界里,亦或是说在他们的所有世界里,不论有多少变化,唯有一件事是永远必然且确定的——那便是他们的爱,至死不渝。

M-miss

富察傅恒戎马一生,执掌帅印,曾拂着早春的寒风驰骋于西南,也曾踏雪走过无垠的疆场,风光无限。

小侍卫为伫立于寒夜中的傅恒披上大氅,忍不住轻声说:“我何时能像您这样当上统帅呢……”

傅恒轻笑,脸上却无半点笑意,“你可知道,官儿越坐越高,我却最想念从前当六品侍卫的时候。”

从前寒冬里没有满盆的炉火,却有小丫头使坏奉上的猪脬,他却还美美地揣在怀里。

从前自己没有甚么专属的绣娘,却有个宫女儿偷偷把他破损的衣服拿走,第二日还回来袖口上还多了朵小花,当差时撞见她,眼中多了许多血丝。

从前的夜并不漫长,静坐于她榻边,落下的一吻是他这么多年最挂念的感觉;从前的夜空比现在要美得多,因为有她伫立身侧陪他共赏漫天烟火;从前的夏日并不难捱,去御花园里,便可找到笑着逗雪球的她;从前从前很多事都很简单,他最想要的,只是那一个人笑意盈盈地唤他少爷……

夜深了,小侍卫送完大氅后,好像瞥见了富察傅恒眼角的泪光,营帐里的小厨娘正温了汤等着他去品尝。

N-neophyte(初学者)

好像,犯了很多很多错。

毕竟在你我之间,我们都是感情面前的初学者,笨拙却真挚。

只是这一辈子犯下的错,要下辈子才能还清了。来世不要进宫,也不要投生皇族,也不要忘记我。

O-ordinary

倘若一切都很普通。

小院儿里树影摇晃,璎珞在院子里追赶着孩子,捉住了小调皮的手便是一顿揍。傅恒将璎珞的小手攥在手心,故作严厉地训斥几句,孩子却跳着脚笑起来:“阿玛装凶!”

每天晚上富察大人有个怪毛病,每晚他总爱等璎珞闭上眼后,俯身吻一下她的面颊。但也因为他的这个怪毛病,璎珞每晚都要闭眼装睡,等他吻一下她的脸才能沉沉睡去。

倘若天气好了,两个人便将孩子交托给乳母,共乘一匹马去城外放风筝去。因为她在宫中时,曾说出宫后想过风一样的日子。

每年的夏天,两人便乘船去福建品荔枝。璎珞在心里小声念叨,其实吃了这么多年荔枝,吃也吃不出个新鲜劲儿了。傅恒好像会读心术,用一颗荔枝堵住她的嘴,“那也没办法囖,谁让你当年在宫里跟珍珠说出宫后你想去吃荔枝。”其实这少爷真是个登徒子,从那时便开始偷听了!

日子过得很普通,却又很慢。她去市集买些新鲜蔬果,会看见从宫中回来的他,正一袭红衣伫立于墙边等她,一如往日。他在庭院中对月舞剑,总有她在侧沏一壶清茶静静等候。

时间能改变的东西有很多,却在他们面前变得束手无策。傅恒最爱的是她眼中流转的灵气,璎珞最爱的是他眉宇之间的少年英气,很多年,却好像一切都没有变。

唯有一滴泪滑落。

夜深了,两人梦醒了。

可惜这一世,一切,并不普通。

P-precious

璎珞小心翼翼放在傅恒手心的,何止一枚小小的香囊。

还有她在宫中飘摇了太久的一颗心,终于愿意在他掌心安定下来。

纵使多年后再反复回想,令妃依然觉得,那不算错付。

傅璎\得体夫妇的26个字母(上)

*26个小短篇。有糖有刀。时间线不同。大家食用愉快~

A-awake

夜深了,花落月明,生了病的璎珞却睡得不甚安稳。

细细用手帕拭过她的肌肤,傅恒略略一惊,平日如此强势的掌事大宫女,手腕竟如此瘦弱。

似被梦魇和病痛惊扰了似的,她嘴角微动,眉头蹙了起来,傅恒将手覆上她滚烫的额头,抚平她紧蹙的眉心,璎珞嘴角浅浅勾起,又转入了甜梦之中。

嗯,她终究还是个十几岁的女孩啊。

一时间怜爱之情顿起,也顾不得什么得体不得体的问题,没有犹豫,吻了上去。

他怀着一腔热火,唇落在她面庞时,却轻轻地,化作了一泓清泉,清泉里映着月光。

璎珞以为傅恒不知,其实她醒着呢,悄悄地,蜷在被子里,很享受田螺先生的吻。

璎珞也有一件不知道的事,傅恒其实是知道的。他看见他唇印下去的那一霎,璎珞姑娘的脸,红了,下一瞬滚烫的触觉便由唇来传达。

B-blindness

人人都说爱情中人最盲目。

少爷口口声声说只要我平安就好,不怕我恨你怨你。

少爷,其实璎珞恨不起来你,也怨不起来你。其实我想要的只是你来娶我,仅此而已。

C-cold

傅恒在出征行军路上,遇到了一场大雪。

漫天大雪,将士死伤惨重。营中人心惶惶,远处传来的凄凉的笛声更是扰得人不得安生。

行走于没至膝盖的雪中,忙着安抚将士的傅恒,在这纷纷扰扰之中,忽然有些恍惚。

人人都叫喊着抱怨着这寒冷的天气,他却感受不到半分寒意。

大概是他前半生活得太过炽烈,后半生过得冷些,也习惯了。

往事如烟入梦,她刻意跌进他怀中的那一刻的触感,是火热的。他的唇吻上她眉眼的感觉,是滚烫的。她迎着漫天烟火笑着望向他的模样,她向他跑去时笑意盈盈的样子,她用一双小手捂住他眼睛的时候,都是炽热的,那感觉太过温暖,沉甸甸的,他捧不住。

太过沉重了。他踉踉跄跄跪在雪中。

当幸福达到了沸点,今后他的人生便转向冰冷。她成了大清国的皇贵妃,另一个男人的女人。若她冷冷地看向他,他或许还会好受些,那可是敢爱敢恨的魏璎珞啊。最冰冷的是,她坐在高高的仪仗之上,而他从她身边走过,正准备奔赴疆场,两个人的目光没有丝毫交汇,这才是最冷的。

不看对方是因为彼此都还怀有期待。最冷的便是两个没有任何可能的人,却还心怀一丝卑微的希望。

冷无眠。只怕笛声呜咽、到愁边。

将士们找到傅恒的时候,他已经走出了营地好远好远,尚留有一点气息,身子冰冷得不行。

D-dazzle(使目眩,眩惑)

“嗯——这朵花含苞待放,桂馥兰香,正应了李太白那句诗啊‘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’!”

“少爷不过是给我插个头饰罢了。怎么也变得油嘴滑舌起来了!”

“嗯——人比花香。“傅恒又将头埋在璎珞颈间深吸了一口气,“舍不得你走嘛~”

E-expression

璎珞说,她就是要让别人看到自己付出的人。付出三分要他看到五分,付出七分要他看到十分才好。

她就是这样的人,所以每每她为傅恒做了点心,便一早悄悄地溜进他屋中,将点心盒子放在他床头的案上。她就是要看着他眉眼懒倦地醒来,用手点点她的鼻子,一脸正经地说着什么不得体之类的说辞,然后一脸幸福地吃下她的点心。

若傅恒当值,她便悄悄在宫门旁边蜷作一团等他,夜再深,有身旁燃不尽的灯火和他踱来踱去巡守的脚步声,怕甚么。

璎珞就像从福建遥遥运来荔枝树讨皇后欢心的皇上,有一点好都希望心上人看到,其实幼稚极了。而傅恒又偏偏像极了他的长姐,认为对心上人默默付出便够了。

所以璎珞总骂傅恒傻。

“你说你,可真是个傻少爷!”璎珞敲敲傅恒的脑瓜,“要是你碰上的不是我,可就不知道你在背地里付出了多少了!”

“嗯?”傅恒看着璎珞气哼哼的模样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。

“我都问过海兰察和明玉了…!生病的时候,少爷换班又当了回田螺公子……那日盛暑送来的点心,哪里是明玉那丫头做的!分明是少爷你做了几天几夜…..你说我若是个傻的,这些便都不知道了。”

“所以,我才找了你这么聪明的啊~”傅恒抿嘴一笑。

“嗯,也对,少爷这辈子也只能找我了,要不然——”

“你太聪明了,得把你嘴堵上。”

盛夏最消暑的,分明是意中人的一吻。

F-fate

魏璎珞从绣房宫女到长春宫中的大宫女,册封至皇贵妃的这一路上,

听闻每次她册封时的正使,都是富察傅恒。

年少时那个说要八抬大轿娶她进门的红衣少年,终究成了她坐在仪仗上遥遥远望着的陌路人。

G-gauche (笨拙的)

璎珞时常笑着调侃少爷太笨,是个榆木脑袋,很容易被人拐走。

其实她知道,他心里像明镜儿似的,什么都知道,只是在她面前才装装糊涂,有时故意让她一步罢了。

其实傅恒也知道,璎珞也有小姑娘笨拙的一面,只是她倔强地把这些都藏起来,不肯露给人看。

他知道,她当绣女的时候,会半夜偷偷苦练绣工。他知道,她为了服侍好皇后,问了长春宫上上下下的人只为摸清皇后的喜好。他知道,她在想出那些精妙绝伦的点子之前,也会慌得团团转。他都知道。

的确,璎珞的这一面,也没必要叫别人看见。她只在对他的时候,当个不那么聪明的小女孩就好了,偶尔哭哭鼻子什么的,想想也有些可爱。

看着莫名露出傻笑的傅恒,璎珞很想给一记爆栗。怎么办,和他在一起久了,自己竟也开始依赖人了,虽然不甚习惯,却很安心。

人生又有多长呢,不尽在你我之间吗。

H-halfmoon 

今晚的月亮只露出了一半,夜晚得连宫中的燕雀都不叫了。

傅恒在璎珞的院墙头坐了一夜,却才反应过来,她已经不住在这里了。

她有了自己一人的宫,今晚,皇上翻了她的牌子。


Rofix:

我从未在兰姆顿见过太阳,虽然它就在那儿,只是厚厚的紫云让这个星球始终处于阴天。空气中总有暴雨将至的闷热气息,而万物皆笼罩在紫罗兰的氛围当中。刚到这里,你会发现没有了直射的光,自然也没了硬的影子,周围一切都昏暗下来。对我们这些外来的旅行者来说,这只是一场光影变幻的奇妙经历。但原住民们自古以来就没有见过星星和太阳,认为整个天空就是神,他在醒来时发出紫色的光,在睡下时灭去。如果你携带一个兰姆顿人飞出星球大气层,他会立刻被直射的太阳致盲。所以最好不去打扰他们,只要好好呼吸这好似暴雨前的土壤清香。

有刷完复三的姑娘吗

刷完复三的盾冬姑娘们 默默缩进tag求互相拥抱。

我怀念的 我们小尤嗓音真的太妙了啊啊啊啊 真的唱得我要哭了 高音太有感染力了
最后1拿得实至名归 希望大家多多pick我们小尤呜呜呜TT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好 被圈的死死的

The Normal Heart
平常心
Fight for love.
电影整体不足之处较多 但仍有很多可圈可点的片段 最后病房的证婚戳泪点TT

Let's f**k this sick world!!!
一开始以为是个单纯的丧丧的剧 后来差点被开头给吓出坑了。
往后看才明白 并不是什么精神变态 只是两个互相依存 靠疯狂的头衔来保护自己的青少年。
希望给个好而合理的结局吧-3-